不想思考名字的バカ

绅士某日的自叙【OOC预警,作者主观感受预警】

故事取材于杰克推演。

脑海里有段时间在想这样的一个故事,因为是随心写的,存在有很大的漏洞,还有私人设定【比如杰克的父母与杰克生前的性格和行动】当然也逃不开角色崩坏。

应该会鸽吧(笑)

==============

  自从我的推演出来以后,仿佛引起了一点骚动啊。看着各路人士对我的人生进行很大胆的想象和猜测,不禁让我回忆起生前的时光。

  从那只被我剪坏的玩偶开始吧。

  还处于小男孩时期的我,相当喜欢那只玩偶。众所周知,我出生于一个富贵家庭,父母对我也是关爱有加,非常重视我的成长与礼仪培养。而那只玩偶则是父母在一次出门旅游后带回来的礼物,我不得不说它相当可爱,我现在都还记得它是什么样子的。我每天晚上都把它放在我的床边,陪我入睡,这样我便可以做个好梦。

  直到某天晚上,我迎来了一场噩梦。梦里面的场景我还记得,我记得我在我的房间里,手中拿着一把剪刀——看起来像是一把裁缝剪——一点一点的剪开那只玩偶的肚子,然后把里面的棉絮全都扯了出来;我接着剪开了那只玩偶的手臂;剪掉了它的耳朵;我把它的眼睛扯掉,落在地上的纽扣眼还拖着黑色的线。我梦见我把它高高举起,接着我看见了我自己的脸,脸上带着相当兴奋的表情......我从梦中惊醒,慌忙确认了身边的玩偶是否完整。太棒了,我看着没有受损的玩偶,庆幸这只是一场梦。但是我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也明白这场梦只是实现的有些晚而已。

  大约是多久以后呢?三个星期?还是两个月?哦不,没有那么久,总之就是后来,我家里请来了几位裁缝,母亲告诉我,我长大了,衣服需要换新的了。“一想到杰克将穿上新衣服,我就开心得不得了。”母亲笑着抚摸着我,我也以微笑回报母亲。现在我还记得当时心里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什么东西快要来了。那些胖胖的裁缝进了家门,为我量身,也为我父亲量身,因为父亲说:“我的衣服也旧了,也该给我换套新的了。”当裁缝们的注意力在父亲和母亲身上时,她们自然不会注意到我,更不会注意到她们的剪刀少了一把。

  我想你们或多或少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对的,没错。那家伙出来了,不过现在还只是让我意识模糊而已。当我看到那把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剪子时,我拿起了它,并走上了楼,走向了我的房间,走向了我的玩偶,我把它拿起来,然后开始一点一点的剪开它的肚皮。刀刃与棉麻摩擦的声音在我耳边响着,嚓嚓、嚓嚓......等我回过神来,母亲已经站在了门口,和一位裁缝一起,我猜想她们目睹了我剪开玩偶的全过程。我开始考虑接下来我该怎么说,是说:妈妈,我生病了?还是说:妈妈,这不是我做的?

  我的内心是很恐慌的,我知道我做错了事,我想说我感觉我的体内有另一个人存在,但是她们肯定不会相信,最终受到处罚的还是我。我不知道母亲生气的样子,但我知道父亲生气的样子,我知道一个人发怒起来是很恐怖的,所以我感到害怕。

  但是你猜发生了什么?母亲并没有责备我,她反问我:“你最近感到心情不愉快吗,我的儿子?这个玩偶确实很旧了,我也有考虑过你的新玩偶的事。想要新的东西,尽管可以和妈妈说,不用使用这样危险的东西来发泄情绪。”裁缝打趣着拿走了她的剪刀,同时感叹:“可惜了,这么可爱的玩偶,怕是再也缝不好咯。”

  母亲不知道多年以后,危险的刀刃会成为我形影不离的伙伴,我也不知道。

  推演中没有提到,我还损坏了一些别的物品,或是意图损坏一些别的物品。当时我还能克制住他,我的所作所为也会被我及时的掩埋掉,所以父母亲根本就没有怀疑过我,他们对我还是那么好,还是那样的温柔。也是在那一次次的行动中,我清楚地意识到了他的存在。我尝试过掩盖,但是无效;我尝试过和谈,但是无用;我尝试过威胁,但是会伤害到我自己。我慢慢地习惯了他的存在,心想着,不如就这样吧,凑合着吧,毕竟我只会损害一些小物件,而且这样的行为也不频繁,能挺过去的。说不定长大后就会好了呢?

  当时的我可谓是天真至极。

  不过我要承认,我确实找到了一个抑制他的方法,那就是绘画。听说约瑟夫也曾学过绘画,我想我下次可以找他谈谈心得,只要我们在途中不会起争执。有的人或许认为我们可以相处的很好,哦,拜托,老先生对于摄影的狂热让我无法接受,虽然我很敬佩。关于我的连环杀人案?那只是他的行为,与我何干?

  哦好吧,也不能说完全无关。但是,我和约瑟夫,是不一样的。你,记住了。

  绘画时,我不得不集中我的注意力,专注于我的静物与我的画笔。老师对我的要求相当严格,有时严格到让我不爽。但这样的专注,很好地限制了他的行为,我的生活得以恢复了一些平静,很长一段时间里家里不再有东西被损坏,这挺让父亲开心的。“杰克,如果你再毁坏多一些物件,我想我得考虑让你去学雕刻了。”我也很开心,老师对我的严格要求,锻造了我的绘画技艺,我逐渐得心应手,也对绘画这一块越来越有兴趣。不仅是因为我喜欢涂抹颜料的感觉,更是因为这帮我克制住了他。我的技术越来越好,就连老师都开始夸奖我的画作——即使是一点点的、微不足道的夸奖,都让我觉得高兴与自豪。我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好,我开始广泛的交友,与朋友们出去旅游,写生,一起在某间小饭店吃着美食,生活显得相当的惬意。之前我从不敢交朋友,因为我害怕会伤害到他们。我渐渐的忘记了他的存在,觉得他肯定已经消失了,从此我的人生将不再受到困扰了,啊!多么美妙!

  很显然,长时间的压抑让他憋足了气。某天晚上,我刚刚画完了老师留给我的作业,接着,我倒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现床边散落着什么东西,有彩色的,也有白色的。我认得那些垃圾,和以前被老师撕得粉碎的画纸一模一样。我跃身而起,瞬间就看到了我的床单上染着颜料,再看看我的手掌,哦该死的都沾满了颜料......我飞速跑向我的画室,不出所料,看到了被撕的破烂的画纸,被砍断的画笔与被打乱的颜料。地板上一片狼藉,而我昨夜完成的作业也被人划开,用刀子。

  我又开始生活在了恐慌之中。

=============

  上床睡觉。

  鬼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笑)

没有一点点的防备就收到了 @泊远 太太的本子www真的太意外了【因为这几天都没看淘宝ORZ】

真的好喜欢!贴纸也都超可爱!!

真的好喜欢军师组的活动啊啊啊

为泊远太太疯狂打CALL!!

【没有手机,照来的图片也是歪的,十分抱歉OTZ】

well

裘克也是被官方石锤的直男呢【喝茶】


ooc有,字体打不上去,手写的【字到用时方恨丑】

是个沙雕条漫,梗来源于一个搞笑视频www

本想上完全色的,然后懒癌发作,呵


随笔

  伊势巫女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过那个少年了。

  他一直都站在神社的门前,凝视着池塘里游动的金鱼,有些时候会喂给它们东西吃。

  最初见面的时候,他在屋檐下躲着雨。那天雨真的很大,路面上都积起了浅浅的雨水,这让巫女不由得担心之后的几天会不会发生洪涝,就在此时,耳边响起了少年的声音:

  “神明大人不知道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伤心的事。”

  巫女惊讶的转过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少年。

  少年身着一身蓝色的和服,黑色的头发已经被雨水打湿,紧紧的贴在少年的脸庞上,雨水顺着少年的脸颊落下来,随后回归大地。巫女仔细打量了少年一番,并根据少年面善的脸庞判断他并不是另有目的而来的什么阴险角色,回到房屋拿了一套干燥的浴衣和一条毛巾递给他,说:“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少年接过了巫女递过来的衣物并回答道:“我想神明大人并不会喜欢他的子民被大雨给淋成落汤鸡。”

  巫女眨了眨眼睛,盯着少年俊秀的脸庞:“可是你已经是个落汤鸡了。“”……”

  自那天以后,巫女就经常看见少年的身影:有时是在山上睡觉,有时会来神社祈福,有时会在河边垂钓。真是奇怪,明明在那个雨天之前,巫女几乎没有见过那个少年,自那以后倒是经常看见了。

  巫女有想过举报这人疑似跟踪,但出于她的生活并没有受到过他的骚扰,她决定睁只眼闭只眼。

  少年和巫女的交流渐渐多了起来,他们互相道出了自己的名字。他知道了她叫大乔,她知道了他叫庄周。并且大乔悲伤的发现自己一直以为是个小弟弟的少年居然是个比自己大的青年人……

  大乔并不讨厌庄周,但是她一直在控制自己与他来往的次数与时间,因为她是侍奉神明的巫女,自小被教育要远离世人,专心学习巫女所该做的事。大乔很乖,并且有一定的天赋,从她第一次主持祭祀到现在,这个地方的日子一直过的很平静,年年风调雨顺,人们和睦相处,小村也逐渐发展成了一个城市,日子渐渐繁荣起来。人们都感谢神明,赞美大乔“因为有这么好的巫女,神明大人才会保佑我们生活平安啊”。因此,即便大乔的内心有多么向往外面的世界,她也会安分守己的坚守自己的职位。她知道,如果庄周与她来往的太频繁,大家说不定会起疑心,会不相信自己,不信任庄周……到那时,不仅现在安稳的日子要被破坏,自己的巫女身份也一定会被否认。

  “一定要坚持住这个职位,只有你才能担任的起它……因为,你是神明大人亲手选中的侍女……”

  但是她又无法直接与庄周断绝来往。庄周带领她看见了这个世界精彩的一面,她亲身感受到了自己一直在为之祈福的地方是多么的热闹,多么的有趣,泥娃娃,甜米酒,还有漂亮的花簪与衣服,以及与庄周说话的感觉,与他一起悄悄地躲避行人的目光,一起在庙会上赏烟火时,她悄悄盯着他的时候,心中止不住的那份悸动……

  大乔觉得自己可能恋爱了?

  不行,身为侍奉神明的巫女,不可以恋爱。这是对神明的不敬。

  但是……


  “伊势,要来尝尝吗?花糕家新出的和果子哦~”又来了,大乔想,又来了啊……

  庄周总是这样,带着温暖的笑容来见她,给她带来城中好吃的东西(虽然身为巫女的她几乎都吃过),给她讲述最近的流言趣事,说着哪里的花开了,哪里的表演要开始了,说着,他绝对会带她去。

  拜托啊……笨蛋庄周……

  别让我越陷越深了啊……

  【鬼知道我想干什么……】

云端逐梦师的性转必须得穿裤子
要是穿裙子开场的那个上升气流往上一吹↑
人家不要面子的啊

你们荡秋千,我选择抱美人~
【图片源于王者荣耀助手】

想看子休穿着仲夏夜之梦的样子
我一定是疯了吧

关于嘟嘟一技能的感想

嘟嘟重做后一技能是风
如果中路对线刚好是小乔
是不是可以在风吹起的一瞬间看到胖次呢?

好吧,我一直记不起来
我到底还关注了哪个tag